无障碍

上海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办公室

上海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列表 / 热点资讯 /   详情

《细胞研究》影响因子首破“20”,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份中国自主创办的期刊好生了得

来源:上观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09

短短7年,《细胞研究》的“影响力”又上了一个台阶。这份由中科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生化与细胞所)与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主办的英文期刊,自2013年第一次实现中国科技期刊影响因子超过10的飞跃后,就在不久前,其影响因子提高至20.507,再一次实现中国科技期刊的历史性突破。


影响因子首破“20”,究竟意味着什么?影响因子是目前国际上通行的一项客观的期刊评价指标,即期刊前两年发表的论文在当年的被引用总次数除以该期刊前两年发表的论文总数。“这表明《细胞研究》已经成长为真正国际一流水平的学术期刊。”《细胞研究》常务副主编李党生研究员说,这意味着华人科学家有了一个值得信赖、高显示度的平台,提升了我国学术期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也为中国科技界提供了一张闪亮的名片。


640.jpg


《细胞研究》封面


“坦白地说,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份期刊”


时光回溯到2006年,这份期刊当时的影响因子只有2.161。“坦白地说,我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份期刊。”2006年,时任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细胞》科学编辑的李党生博士,受当年中科院上海生科院院长裴钢的邀请,回到上海担任《细胞研究》常务副主编。


一份名不见经传的期刊要想争取国内科学家的优秀论文并不容易,而要让国外知名科学家把可能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期刊的论文发在《细胞研究》上,更是难上加难。


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大家等着李党生出“狠招”时,他却帮着国内科学家在国际知名期刊上发表起文章。如何组织文章架构,不同层次的期刊需要怎样的实验设计,不少课题组长在他的建议和帮助下发表了文章,“欠”下了编辑部人情。


更让人看不懂的是,编辑部本就人手紧张,李党生却走访了国内不少实验室。与以往在编辑部坐等论文不同,他每次都能带回许多有价值的论文“线索”。


2007年2月7日,《细胞研究》发表了生化与细胞所陈正军课题组关于DNA修复的一篇论文。文章发表后,同时得到了《细胞》和《自然•细胞生物学》的点评,获得了相当多的关注。由于这篇文章的示范作用,不少科学家开始青睐《细胞研究》。


就这样,用了第一个“7年”,《细胞研究》在2013年成为第一个影响因子超过10的中国科技期刊。当时,国际上不少期刊都处于下滑期,谁也不知道这超过10的影响因子是否会“昙花一现”。


“影响因子是一个指标,从来都不是我们追求的‘本’”


令人欣喜的是,在第二个“7年”里,《细胞研究》的影响因子一直在往上“窜”。在日前科睿唯安发布的2019版最新期刊引证报告中,《细胞研究》影响因子提高至20.507,不仅在亚太地区生命科学领域学术期刊中继续排名第一,在195种细胞生物学领域期刊中排名第7。其影响因子已超过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和《细胞》旗下同一领域内的多份高端子刊,如《自然•细胞生物学》《自然•结构与分子生物学》和《分子•细胞》等。


只用了两个“7年”,如何实现这一跨越式发展?


“不管投稿人是院士还是普通科研人员,科学发现始终是我们的第一标准。”《细胞研究》编辑部主任程磊介绍,编辑部也拒绝过一些国际学术大牛的文章,但因“拒之有理”,对方不仅认可,后续还主动投稿。


对于特别优秀的稿件,编辑团队采取“快审快发”的个性化服务,最快72小时就可返回审稿意见。他们面向全世界建立了一个专家“蓄水池”,每年有40多位国际知名专家参与点评,许多与编辑部建立了深厚情谊的科学家也非常愿意放下手头的工作,在关键时刻帮着快速审稿。


今年6月,《细胞研究》发表了一个神经递质受体在闭合和激活两种状态下的不同结构,比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早了两三个星期。6月底,一篇关于鸡进化和驯化的论文在《细胞研究》上线同时,就得到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科学》的点评。如今,《细胞研究》是一个受到国内外广泛认可的高端学术平台,海外科学家占了投稿数量的一半。


不仅仅是“快”,《细胞研究》率先发表了不少具有概念性创新的原创成果。2014年,清华大学俞立教授观察到一个新的细胞器,但当时尚无功能性数据支撑,因此被国际顶级期刊拒稿。《细胞研究》认为这是一个原始创新,大胆地予以刊发。5年后,该论文作者拿出了功能性数据,他所开拓的新的科研领域也逐渐被国际同行认可。


“影响因子是一个指标,从来都不是我们追求的‘本’,只有追求卓越才是科学期刊的根本目标。我们的目标是服务国家战略需求,创建世界一流期刊。”李党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