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示范区先行先试干细胞“东方模式”:突破与慎行之间

字体: | 发布时间:2018-03-07 |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繁华的陆家嘴向南10公里,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以下简称“东方医院”)南院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生命的律动无声但有力。

干细胞,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和话题。

干细胞像是生命的种子,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分化成多种功能细胞,具有修复各种组织功能和再生器官的能力,被医学界称为“万能细胞”。在这个领域,干细胞不仅仅是科学,也是全人类克服疾病的终极想象,包括无数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与“执迷不悔”的临床医学科学家。

“未来5至10年,干细胞技术在医学上的应用会出现颠覆性革命。”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深刻感觉到:近年来,化学药物、外科手术等传统医疗手段已越来越受到人口老化、慢性病及肿瘤高发的挑战,以干细胞、免疫细胞治疗等为代表的细胞治疗新技术发展迅猛,已成为当今世界生物医药领域研发的热点。截至2018年1月18日,全球已经有10例干细胞产品获批上市,6374项干细胞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其中有641项临床试验Ⅲ期,未来5年全球范围将有更多干细胞药物获批上市。

在化学药物研发方面,中国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而干细胞是我国少有的在全球处于“并跑”地位的领域之一,是赶超国际,对标中国位置的全新领域;也是引领医疗趋势,造福百姓的民生大事。

可是,我国干细胞研究一度面临不明朗的国家政策、医学伦理的迷惑、被“玩坏了”的概念和市场……就连东方医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义汉也坦言“曾一度不看好干细胞的发展”。有专家开玩笑说:“只有‘不怕牺牲’的科学家,才能去搞干细胞。”

“干细胞这一块,不做,上海就落后。”裴钢,原同济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国内干细胞领域带头人,一次次强调,“要拿出传教的精神来宣传干细胞。”

知难而进。2014年,上海市张江高新区管委会投入巨资打造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由裴钢院士领衔,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牵头,产学研协同创新,共同探索干细胞研究与转化的新模式。以建立张江示范区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和临床研究基地为依托,东方医院集聚了包含3名院士在内的全球200余位干细胞人才,打造了包含再生医学研究所、干细胞制备与质检平台和干细胞产品中试平台为主的完备的干细胞研发、产业化基地和公共服务平台,承担参与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重任。

技术上的大胆创新必须落实到操作过程中的小心谨慎。在突破与慎行之间,东方医院与干细胞的故事不知不觉已经进入高潮……

像创业一样搞干细胞

2014年10月,东方医院以责任人单位的身份,获批《上海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项目,聚焦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心力衰竭、视网膜前体细胞治疗帕金森氏病、脂肪间充质血管成分治疗骨关节炎三个重大科研方向。项目总建设经费高达2.55亿元,其中政府资助1.05亿元,东方医院匹配和社会融资1.5亿元。

消息一经公布,引发国内干细胞界不小震动。彼时,国家干细胞临床试验试行办法尚未出台,干细胞产业还是“无灯区”。2.55亿元,堪称政府“风险性”投资,张江示范区和东方医院哪来的勇气?

2007年前后,中国的干细胞基础研究与发达国家基本在同一个起跑线,处于世界前列。但由于巨大的经济效益驱使和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干细胞技术被滥用,曾一度被国家叫停所有临床研究和应用。

时任同济大学医学院徐国彤院长,一直从事视网膜干细胞治疗老年性黄斑病变。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他选择了让患者去美国医院临床试验,路程远、价格高、后期随访更加困难,临床试验成为“徐国彤”们跨不过去的瓶颈。

与此同时,国际上,美国正以更快速度“进军”干细胞。美国FDA批准了3000多项干细胞的临床试验,涵盖了200多种临床疾病,一旦部分干细胞制剂完成Ⅳ期临床试验,其对中国医疗界的冲击将远远大于之前的化学药品,届时中国将只有进口美国的干细胞制剂或遵循美国的治疗标准。“中国要占领科学高地,如果按部就班地去做是赶不上人家的,必须弯道超车。”刘中民说。

需要弯道超车的,不只是中国医学,还有东方医院自身。

浦东开发之初,刘中民从上海仁济医院调到东方医院,当时相当于县级医院规模的东方医院可谓是一穷二白。入职两个月后,刘中民开展了当时浦东的第一例成人心外手术,“除了我,手术器械和护士、麻醉师等都是借的。”2010年底,东方医院从二甲医院跨越式晋升为三甲。

刘中民始终抱有一种危机感,“传统医学领域里,我们在跑,别人也在跑,但人家积淀多,可能比我们跑得更快。”干细胞产业,正是东方医院成为三甲后押注的新增长点以及发展重点。

“无灯区”里,前行需要勇气。

当时,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进入“冬眠”;国际上,干细胞研究也是科研“高危”地带:201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奖者之一,约翰·戈登在获奖前的近50年中,一直独自承受本国及世界科学界的巨大争议;2014年,日本女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其导师、被认为有望获诺贝尔奖的干细胞界顶尖专家笹井芳树自杀身亡……而这一系列丑闻的背后,无不显示了干细胞研究的巨大风险性。

一直到2015年3月,中国国家卫计委出台《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如今政策禁锢逐渐过去,干细胞及转化研究领域成了国家“十三五”科技创新规划中明确指出的战略性、前瞻性重大科学问题之一,2017年国家重点专项经费更是高达9.4亿元。从乱象丛生、冰封到解冻、大力扶持,可谓是一波三折。

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东方医院对干细胞的“执迷不悔”,显得尤为可贵。

2013年2月,东方医院联合中科院上海高研院与同济大学,联合成立了“中科院高研院—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干细胞工程转化医学中心”;同年6月,联合43家单位,牵头成立了“上海干细胞产业联盟”;8月,成立了基于干细胞技术的CRO服务公司“上海东方同科干细胞工程转化医学研究中心”。2014年,医院历经1年多撰写完成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发展规划纲要和可行性分析报告,获得张江高新区管委会重大研发项目立项。2016年10月,东方医院成功获批国家两委局公告的30家首批通过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在干细胞研究领域,我们现在的团队已具有相关知识产权与发明专利200余项!”刘中民如数家珍。

去年年底,上海市张江高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曹振全再次调研干细胞基地时,回想起4年前曾因面对质疑该项目差点两次“夭折”的经历,感慨地说:“过去,政府以敢为人先的勇气决定了项目的立项;今天,东方人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曾经,你们以承担张江项目为荣;今天,张江以你们创新的成果为荣。”

技术与风险,找一个支点

东方医院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专科门诊室,前来询问干细胞治骨关节炎的人络绎不绝,大多是中老年妇女。

膝骨性关节炎是以软骨磨损为特点的退行性关节疾病。医院关节外科主任尹峰说:“早中期治疗包括减重、针灸、理疗、口服氨基葡萄糖类及NSAIDS药物、关节内注射透明质酸钠等,但以上治疗均治标不治本,晚期只能做人工膝关节表面置换,给患者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及经济负担。”

2014年11月17日,东方医院完成了第一例自体脂肪血管间质成分治疗膝骨性关节炎的临床研究。至今,尹峰团队已经完成了67例临床研究,无一例出现过敏、感染、成瘤等不良反应及并发症。

没有经验、没有先例,既然承担了全国干细胞研究先行先试的责任,一切突破都得靠自身摸索。一个新药要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往往需要十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摸索。刘中民坦言,干细胞研究当前还存在诸多瓶颈,如移植细胞存活率低、疗效调控机制不清,还需要大量的临床研究来证明。

任何一项突破与创新,都是要面临风险。东方医院不是没吃过苦头。2006年,由于国内对人工心